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AI最新资讯3个月前更新 tree
36 0 0

实际上早在去年年底12月的时候,Adobe 对 Figma 的 200 亿收购案就以失败收场,监管机构下场干预,Adobe 和 Figma 各有想法,最终以 Adobe 支付 Figma 10 亿美元和解,一场长达 15 个月的设计史上最大收购案落下帷幕,双方各自远扬。

欧盟和英国竞争委员会基于当地的反垄断法,针对这一收购案提出了反垄断指控。这类操作在科技领域内屡见不鲜,但是在 Adobe 和 Figma 两家之间,欧盟的操作倒是成了一次借坡下驴的绝佳机会。

在不同场合、不同媒体的采访之下,这场原本看起来是「天作之合」的收购案背后,双方各自的现实境况和真实想法也逐渐浮出水面。

Adobe:移情别恋

2024 年 1 月 9 日,Adobe 首席律师 Dana Rao 和科技媒体 Theverge 的主编在播客节目 Decoder 中深聊了过去一年间 Adobe 许多话题,借此了解这家软件和服务供应商,对于数字设计、视频、摄影等专业领域的看法,其间着重探讨了 Figma 收购案内外的考量。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和 Adobe 相比,Figma 无疑是设计工具和服务领域的「新贵」。在过去的 10 年间,Figma 从默默无闻成长为数字设计领域的巨头,而和 Adobe 这样的庞然巨物相比,它依然显得不够「扎实」。

1、Adobe XD 并不重要

和 Figma 有一定竞争关系的 Adobe XD,Dana 在描述它的时候非常有意思:

「我们有一个名为 Adob​​e XD 的产品,我们大概在五到七年前开始研发投入这一产品设计工具……然而 Figma 才是是该领域的领导者,我们使用 Adobe XD 尝试挑战它,但是失败了。Adobe XD 的独立收入仅为 1500 万美元,所以我们并没有继续在它身上投资……实际上,在执行层面上,(在着手收购 Figma 的时候)我甚至不知道它还活着。我们甚至不会提及它。Adobe XD 对我们来说,几乎已经死了,它仅仅处于维护模式——我们只是为一些已经签订合同的企业客户提供维护服务。所以我们就不管它了。」

在 Adobe 他们甚至懒得提及 XD。

Dana 随后补充道:「到最后,可能只有不到五个人还在维护Adobe XD,致力于消除错误并解决安全问题。Adobe XD 是否会成为收购 Figma 的阻碍?不,这个产品(已经)不存在了。它没有份额,Figma 才是领导者,我们出局了,它已经死了。因此,收购 Figma 能够帮我们进入交互式产品设计领域,为此我感到很高兴。」

然而恰恰是 Adobe XD 的隐退,疲软的竞争对手 InVision Studio 随后也退市收场,此时 Adobe 和 Figma 的合并无疑会造就一家独大的局面,欧盟和英国的反垄断调查似乎是一件必然会发生的事情。

2、反垄断调查下的重点

Adobe 和反垄断调查机构前后交涉了大概 14 个月。这次并购从一开始就被盯上了。

「我们有很多有力的证据。反垄断案当中,很多问题是基于经济学定义,是由客户群体来进行划分的……在我们的案件当中,结合客户数据,Adobe 和 Figma 的用户几乎没有重叠,这有足够的数据支撑。实际上也确实没有任何客户或者竞争对手,针对这一并购案提出诉讼,这也是关键事实。……可是英国和欧盟的反垄断机构关注的是未来可能存在的垄断。」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在访谈中,Dana 说,来自欧洲和英国的反垄断调查,在漫长的调查期之后,紧跟着一场场听证会,这将是更加要命的第二阶段——听证会主要是分析问题,生成报告提出新问题,然后在下一场听证会上继续分析、继续提出问题,连绵不绝。

正是在这个时候,最大的变数 AI 出现了。

3、AI 才是 Adobe 的退路

相比于在交互和数字设计赛道上狂奔的 Figma,在视觉和设计领域卷了 40 年的 Adobe 更期待 AIGC 这一款催化剂,Adobe Firefly 作为一个新的变量无缝地介入到全家桶的各个工具当中,它为创作所衍生出来的可能性,能创造的收益是远远大于 200 个亿的。

Dana 在对谈中说道:「我们(Adobe 和 Figma)都是非常成功的公司,我们都有着激动人心的机会。因此我们想收购 Figma。但是显而易见的是,拥有 Adobe Express 和 Adobe Firefly 以及一系列数字产品和营销产品的我们,还有更多的机会。考虑到监管机构对于我们的态度,我们选择选择兼并 Figma ,还是选择另外一条路,答案是显而易见的。」

监管机构所担忧的问题是 Adobe 无法在当下解决的——未来可能存在的垄断,自然 Adobe 也无法提供监管机构能满意的「补救措施」,终止并购无疑是理智的选择。

当然,另一方面,Adobe 也有了「更值得投入的生意」。Dana Rao 随后说:「我们有自己的道路:Adobe Express、Adobe Firefly 和我们的 NTX,我们称之为 Adobe GenStudio。这就是我们想要投入的方向。」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Adobe GenStudio 是一个重新整合的完整解决方案,通过 AIGC 和自动化来加速和简化内容供应链,为每一个不同的创作渠道提供更优质的内容。从开始构思到最终的部署落地,全链路提供支持。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所以,对 Adobe 而言,其实就是借欧盟和英国的坡,让 AI 这头初露峥嵘的驴走下来,在数字创作这块地上,拉动 Adobe 全家桶原本初现疲态的老石磨,这无疑是 Adobe 的生意人乐见其成的事情。

另一边的 Figma ,其实也有自己的考虑。

Figma:终于解脱

「这下彻底解脱了。」在接受 Theverge 编辑采访的时候,Figma 的创始人兼 CEO Dylan Field 用这句话总结了这次「失败收购」的结局。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和新闻资讯上简单平白的结果不同,Thevege 的编辑在和 Field 交谈过程中,探知了不少 Figma 公司和团队,在这次收购案前后很多感知、情绪层面上的细节,许多真实的细节帮我们勾勒出过去 16 个月当中,收购案对这家独角兽公司和里面员工的具体影响。

1、过山车般的估值

对于 Figma 的早期员工而言,Adobe 的 200 亿收购可能意味着很多人可以实现财务自由了。反而反垄断调查的阻挠,让这个「机会」充满变数。随着疫情、调查、AI 的火热, 情况开始向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,最重要的是,彼时彼刻 Figma 的估值,随着时间推移正在回落,收购每一分钟的延迟,都意味着收益萎缩。

可是另一方面,Figma 本身的现金流开始变为正向,2023 年的收益相比 2022 年增长了 40%,并且成功熬死了可能已经并不那么具有竞争力的竞争对手 InVision。2021 年 Figma 估值 100 亿,Adobe 视图收购 Figma 时估值飙升到 200 亿,这也正是当时计划的收购价。而收购终止的 2023 年 12 月,Figma 的估值又恢复到 100 亿,与 2021 年持平。

但是相比 2021 年和 2022 年的估值,此刻的 Figma 经过不断捶打迭代升级,这个 100 亿似乎显得更接近它真实的价值。

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Field 说:「在收购取消之后,老实说,Figma 全体员工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 Figma 本身的感觉……大家感觉更轻松了,总得来说,我们为重新回归一家独立公司感到乐观。」

但是一切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结果。

2、倦怠、压力和分裂

根据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在 2023 年的 Figma Config 大会之后,有调研显示 Figma 员工「倦怠感和 Deadline 所带来的压迫感激增」,这种压力可能和悬而未决的收购案有关,Figma 全员都处于「证明自身价值」的压力之下。

处于量子态的 Figma 不可避免要面临着这种压力。一方面 Figma 有着明显的创业科技公司的快节奏,CEO Field 说:「我们维持着之前建立的企业文化,紧迫,快速推进,随心所欲。如果某件事情你看到了但是没人做,那么就接手并完成它。快速推动、执行并交付。绝不放慢脚步。」

但是另一方面,在宣布收购案之后,Figma 已经是一家「准 Adobe 企业」了。「你无法责备那些在 Figma 工作多年已经倦怠的员工,或者那些加入 Figma 就是为了成为 Adobe 员工的新人。」Field 补充道:「(收购终止之后)他们可能觉得这里不适合他们了,这其实没关系。」

Figma 启动了一项名为「Detech」的遣散安置计划,愿意因此离开的员工可以拿到赔偿。最终有大约50人选择了离开,他们占 Figma 员工总数的 4%。

3、FIgma 也要拥抱 AI

终止收购后,Adobe 需要向 Figma 支付 10 亿美元的赔偿,这使得 Figma 有着前所未有充裕的现金流。

「Figma 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设计工具。在成立之初,Figma 的初衷就是要消解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……让所有人都能驾驭设计。」Field 说,「我们需要弄清楚思维、获取支持、设计、代码、交付、测试等 各个环节的价值链,以及我们要如何完善整个价值链。……现在我们处于非常有趣的时间节点,AI 的出现,让我们有机会可以弥合技术限制……我认为未来有机会可以进行更多战略性的并购(来完善自身)。」

其实如今的 Figma 当中已经加入了不少 AI 相关的特性,对于 Figma 使用 AI 这一情形, Field 是这样说的:「AI 提供了一种降低下限同时提高上限的机会,让更多人可以参与到设计当中来,将想法转化为视觉。……AI 有办法提升效率,让设计师耗费更少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。我真的认为 AI 是一种有用的工具,同时我们也很清楚 AI 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问题。作为一个写作者,你应该很清楚当下的大模型和真实人类的写作能力并不匹配,更不用说结合语境,问出对的问题,展现出应有的智慧。而在真实的设计场景当中,在不同的窗口、界面、流程当中,涉及情感和思考的问题,就更复杂了。在短期内 ,AI 还不足以做到这些事情,而这正是人类的强项。」

值得庆幸的是,Field 对于 AI 是清醒和理智的,拥抱 AI 且知其长短。

在访谈的结尾,Theverge 的主编 Nilay Patel 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:「从 Adobe 那边你学会的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?」

Field 说:「油门踩死。」

参考来源:

https://www.figma.com/blog/figma-adobe-abandon-proposed-merger/

https://www.theverge.com/24027198/adobe-dana-rao-ai-copyright-fair-use-figma-acquisition-deal-decoder-interview

https://www.theverge.com/2023/12/20/24008189/adobe-figma-deal-eu-explained-decoder

https://petapixel.com/2023/12/20/adobe-general-counsel-explains-how-its-20-billion-figma-deal-fell-through/

https://nectarinenudge.online/interview-figmas-ceo-on-life-after-the-companys-failed-sale-to-adobe/

https://business.adobe.com/solutions/adobe-genstudio.html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:Adobe & Figma :分手2个月后的境况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